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特别策划】宏观政策“不急转弯” 稳字当先

  “十四五”开局之年,宏观政策走向备受关注。政府工作报告在部署今年重点工作时,首要提到,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宏观政策要继续为市场主体纾困,保持必要支持力度,不急转弯,根据形势变化适时调整完善,进一步巩固经济基本盘。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在区间调控基础上加强定向调控、相机调控、精准调控”,其中“定向调控”“精准调控”强调了政策结构,“相机调控”则强调了政策节奏。这成为2021年中国宏观政策的重要特征。专家解读认为,宏观政策“不急转弯”并非是“不转弯”,而是为了“最终转好弯”。

  

  3月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郭玮(中)、党组成员孙国君(右)解读《政府工作报告》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为何GDP增长设定为6%以上?

  去年是特殊之年,未设定经济增长量化指标,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GDP增长预期明确: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以上。

  这一目标的设定考虑了哪些因素?3月5日,在国新办举行的解读政府工作报告吹风会上,国务院研究室党组成员孙国君表示,提出把经济增速的预期目标设定为6%以上,综合考虑了很多方面的因素:一是经济恢复的情况。从去年二季度开始我国经济就在逐步恢复,到三、四季度不断转好,预计今年经济总体上能够保持平稳运行。二是考虑基数的因素。今年一季度GDP增速由于基数的原因,预计同比上升较多,从GDP数据表现上看,全年可能会呈现“前高后低”的走势,但季度之间的环比,可能会相对平稳一些。三是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需要。在确定今年GDP预期目标时,不仅要考虑今年的情况,也要统筹考虑明后年,尽可能做到预期目标在年度之间不要忽高忽低,能够保持经济长期平稳运行。

  “2021年经济增速目标设定6%以上的预期目标是实事求是、积极稳妥的。”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原主席肖钢认为,GDP作为经济发展的综合性指标,虽然存在一定局限性,但依然是重要指标,且与就业、投资、消费、进出口等指标紧密关联,因此需要恢复设定这一目标。“在当前形势下,设定增长目标不会产生片面追求GDP数字的问题,反而有利于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二者是有机统一的。”肖钢说。

  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也纷纷表达了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坚定信心,这信心来自中国超大规模的市场支撑和有力有效的宏观政策。“6%以上”是留有余地的目标,是底线目标,不排除实现更高增长的可能。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依绍华解读认为:“6%以上经济增速目标的设定,可以使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为经济运行质量有效提升创造有利条件,为改革开放各项政策出台提供施策空间。”

  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

  从2009年开始,我国积极的财政政策已经连续实施了12年。今年,为了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财政政策将更加“积极”。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国家账本”中提法的改变,2020年预算报告中写到:财政资金要提质增效。今年的账本在这句话后加了四个字——更可持续。

  “今年赤字率拟按3.2%左右安排、比去年有所下调,不再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因财政收入恢复性增长,财政支出总规模比去年增加,重点仍是加大对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的支持力度。”政府工作报告对财政政策的部署指出,今年中央本级支出继续安排负增长,进一步大幅压减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对地方一般性转移支付增长7.8%、增幅明显高于去年,其中均衡性转移支付、县级基本财力保障机制奖补资金等增幅均超过10%。建立常态化财政资金直达机制并扩大范围,将2.8万亿元中央财政资金纳入直达机制、规模明显大于去年,为市县基层惠企利民提供更加及时有力的财力支持。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税务学会副会长张连起认为,今年财政支出的整体特点表现为,在促进国家战略科技能力、推进科技创新、扩大内需、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调节收入分配上主动作为,2021年应保持财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对经济恢复性增长给予“中医调理”,不搞急转弯,开方“定心丸”,以政府过“紧日子”换取市场主体过“稳日子”、老百姓过“好日子”。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把服务实体经济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处理好恢复经济与防范风险的关系。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

  业界专家认为,“精准”位于“适度”之前,意味着货币政策将更加聚焦经济的结构性问题,通过引导信贷投向、金融体系让利两大手段,支持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同时,综合考虑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以及3%左右的通胀目标,预计货币政策“转弯”的力度将较为温和,节奏将较为平稳。

  “在货币政策方面,工作重点是要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不搞大水漫灌,守护好老百姓的‘钱袋子’。”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进一步增强货币政策操作的规则性和透明度,建立制度化的货币政策沟通机制,有效管理和引导预期。此外,利率市场化改革也会进一步深化,中央银行政策利率通过市场利率向贷款利率和存款利率的传导更加顺畅,引导金融资源更多配置至小微、民营企业。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分析认为,与去年相比,今年的货币政策将从对冲经济下行压力转向把握好稳增长、防风险与控通胀之间的综合平衡。“‘有保有压’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将是今年的主要发力点,‘保’的重点是科技创新、绿色发展和小微企业,‘压’则会指向房地产金融,城投平台融资环境也会有所收紧。”王青表示。

  减税政策要优化和落实

  “市场主体恢复元气、增强活力,需要再帮一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这样一处充满温度的文字,让市场主体发展心里更有底了。

  减税降费是稳企业、保就业,促进支持市场主体纾困和发展的重要举措。2020年,全国新增减税降费超过2.5万亿元,切实减轻了市场主体负担,激发了市场活力,对于稳定经济增速、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给减税降费定下“硬目标”:将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起征点从月销售额10万元提高到15万元;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年应纳税所得额不到100万元的部分,在现行优惠政策基础上,再减半征收所得税。

  “减税政策要把该减的税减下来,该降的费降到位,该压的支出压到底,该收的税费收上来。着力优化减税降费落实机制,减少助企惠民政策与市场主体的‘温差’,畅通减税降费‘最后一公里’。”张连起表示,减税政策要注重阶段性政策与制度性安排相结合,减税降费与完善税制相结合,惠企利民与增强财政可持续能力相结合。此外,要以鼓励创新的税收优惠政策支持高质量发展,激励市场主体加大研发强度。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