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碳排放权交易有望进一步规范

  随着我国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进入加速阶段。日前,生态环境部就《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草案修改稿)》(以下简称《条例》)公开征求意见,旨在更好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推动温室气体减排。

  碳达峰、碳中和无疑是近期热词之一。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2020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于做好碳达峰、碳中和都进行了系统性部署。不过,碳排放权交易的核心仍在于“市场”二字。当前,碳中和催生了数百亿元投资期待,但作为一个外部性极强的领域,非公共部门参与的动力始终不足。《条例》又将如何调动市场的积极性?

  首先,跨部门联合监管、协同监管进一步加强,碳金融市场迎来新机遇。

  《条例》的重点之一是协调各部门共同监管全国碳市场。其中,生态环境部主要负责相关的技术规范,而国务院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中国人民银行等机构,要参与对全国碳排放权注册登记机构和全国碳排放权交易机构的监督管理。

  笔者认为,金融管理部门的参与,或是考虑到碳市场的“金融属性”。此前,碳中和往往与环保产业联系在一起。而实际上,碳排放权可分割、登记、托管、储存,可以进行期现交易,具有标准化金融产品的特征。目前,我国碳金融仍处于零星试点状态,区域发展不均衡,缺乏系统完善的碳金融市场。随着《条例》等规定的细化和相关实践的深化,碳金融市场或将迎来新的机遇。

  此外,本次《条例》还强调国务院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主管部门也要参与对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及相关活动进行监督管理和指导,这意味着可能形成对行业更加有约束力的配额分配方案。

  其次,规则更细致,更具可执行性,让市场主体有章可循。

  《条例》对重点排放单位的碳排放披露进行了详尽的规定。从监督部门、报告时限、台账管理、核查程序等都进行了明确,其中“温室气体排放报告所涉数据的原始记录和管理台账内容不真实、不完整的”将受到处罚。

  可以说,继财务年报之后,企业又要新交一份碳排放“年报”。笔者了解到,尽管此前不少企业开始关注包括碳排放等ESG信息披露,但统计标准和口径不统一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披露信息的可信度。《条例》的细化规定将让市场主体有章可循。当然,下一步仍有诸多细节和标准有待明确,相应的测量技术等手段也亟待提升。

  再次,自愿减排核证有望推动相关市场加快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条例》专门对自愿减排核证进行了规定。所谓自愿碳市场,是指一些有条件实现温室气体排放的替代、吸附或者减少的企事业单位可申请核证其减排量并予以登记,而重点排放单位可以购买经过核证并登记的温室气体削减排放量,用于抵销其一定比例的碳排放配额清缴。通过这一制度设计,近两年来业内讨论较多的自愿碳市场或将加速形成。有专家建议,自愿减排项目应该遵循国际标准,希望可借此让中国可减碳的企业和项目,尤其是能固碳的林业项目有机会进入该市场,取得额外的碳汇收入。

  最后,有偿分配碳排放权等探索进一步将碳排放的隐性成本显现化、外部成本内部化。

  碳排放配额分配包括免费分配和有偿分配两种方式,初期以免费分配为主,并将逐步扩大有偿分配比例。根据《条例》,向重点排放单位有偿分配碳排放权产生的收入,将纳入国家碳排放交易基金管理,用于支持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和温室气体削减重点项目。

  这是一种明显的再分配机制,碳排放的外部性借此可进一步纠偏。更重要的是,随着减排低碳的市场需求不断扩大,相关的技术创新也有望实现快速突破,形成良性循环。

  2030年、2060年距今并不遥远,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事业,需要各类主体共同努力。随着《条例》进入征求意见阶段,我们期待其能尽快落地实施,最大程度激发各类主体活力,成为当前碳市场建设发展的重要推手,成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政策基石。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