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基金CURRENT AFFAIRS
基金 / 正文
精耕细作高效投资 政府引导基金进入优化升级阶段

  近年来,政府引导基金规模不断扩张的同时,精耕细作、提高投资效率成为业内探讨的重点。相比投放不够精准、效果难以评估、资金难以滚动的传统财政补贴而言,政府引导基金通过聘用市场化基金管理机构触达优质项目,更有利于地方政府提升招商引资的精准度。

  “从过往的发展经验来看,成功的项目更多诞生在具有较强科技属性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内。一个区域要发展好早期引导基金,最好是在生物医药、电子信息、新材料、新能源等领域具有一定的产业基础。”盛世投资湖南公司总经理谢迪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随着产业转型步伐加快,政府引导基金在支持高科技发展中扮演的角色将越来越重要。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艳认为,政府引导基金以往更多的是作为财政的一种补给手段,受规模增长、参与度加深、行业人才发展等因素影响,政府引导基金未来可能从财政补给手段变成支持区域产业的主要手段,也将成落实产业政策的有力工具。

  政府引导基金助力转型升级

  自2002年开始,我国政府引导基金经历了探索起步、规范运作、快速增长三个阶段,2021年下半年到2022年,全国各地加速设立政府引导基金。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受到政府加快投资政策影响,今年一季度,新设立政府引导基金达33只,同比增长27%,有15只新设基金规模超百亿元。

  进入6月以来,河南、天津、安徽等多个省市设立了大规模政府引导基金,其中,河南将设立1500亿元引导基金撬动社会资本投向战略性新兴产业;天津市天使母基金目标总规模100亿元,首期40亿元,将引导社会资本投早、投小、投硬科技,加快科技成果转化,推动天津市打造自主创新重要源头和原始创新主要策源地。

  “地方政府之所以热衷于设立政府引导基金,主要还是希望利用政策和资本的组合拳,在产业转型升级和招商引资方面,打造更灵活、更丰富、更有效的手段和工具。”谢迪表示,引导基金本质上来说是为区域产业转型升级服务的,基金管理人或是能依托股东背景直接从其体系内带来产业资源,或是在区域所希望引导发展的垂直产业方向上,有足够的产业认知深度和资源积累厚度,能使这些产业资源为地方政府所用。

  高效利用政府引导基金的关键在于“引导”。何为“引导”?如何“引导”?谢迪表示,在实践中,“引导”主要体现在顶层架构设计、考核监督机制、收益分配机制等环节。首先,在顶层架构设计方面正向引导。引导基金主要通过对基金投资的行业方向、投资阶段、投资方式等的约定,来框定地方政府需要的产业方向、企业发展阶段和支持方式。其次,在考核监督机制方面坚守底线。引导基金会采取参与决策、行使观察员权限、过程控制等措施,在基金管理人违反引导基金限制性条款时,及时纠偏。最后,在收益分配机制方面精准激励。引导基金可以根据政策性目标完成情况,对基金管理人或其他社会出资人在收益分配方面给予一定奖励。

  支持高科技产业效果日益显著

  今年6月初,山东省日照海能生物医药项目启动暨医药胶囊生产大楼开工奠基仪式举行。这是一家专精特新企业。在政府引导基金——日照市新动能股权投资基金的助力下,海能生物研发的液态维生素和25-羟基维生素D3两个创新项目填补了国内空白,在生物医药领域取得新突破。

  在各地政府引导基金的投资中,技术上取得重大突破的案例比比皆是。经过多年的发展,政府引导基金在加快地方产业转型升级、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方面的成果日益凸显。在今年6月青岛举办2022青岛·全球创投风投大会上,青岛市财政局总会计师、一级调研员沈继红透露,截至6月初,青岛市政府引导基金联合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等“国家队”引导基金、前海母基金等国内知名创投机构累计参股设立基金125只,总规模1299.1亿元、实缴规模463.8亿元,撬动资本近8倍。青岛市政府引导基金参股基金直接投资青岛项目357个、投资额120亿元,其中,高测股份、海泰新光等12家企业成功上市,卡奥斯、镭测创芯等50余家企业被评为专精特新、“隐形冠军”企业等,点燃了青岛市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新引擎。

  在谢迪的实践中,“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在实现基金高效运作中十分关键。据他介绍,自2017年6月开始运作以来,湘江盛世母基金已累计参股设立28只子基金,基金认缴总规模约240亿元,实缴金额超过200亿元。湘江盛世通过母子基金体系为湖南湘江新区引入星融元全国总部、华秋电子华中区域总部等50多个优质产业项目,投资湘江新区内的长远锂科、希迪智驾、视比特和机械之家等优质企业,在新区内投资及招商落地总金额近40亿元。

  政府引导基金进入优化升级阶段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一级市场募资形势不容乐观。“政府引导基金将进入优化升级阶段,呈现本地重构整合及区域协同发展趋势。同时,各地引导基金对优质机构资源的争夺会加剧,并通过灵活的返投及招商政策等,打造本地创投生态,服务产业发展。”深创投政府引导基金管理部总经理孙斌表示。

  孙斌这一判断有迹可循。去年以来,福建、浙江、重庆、贵州等地陆续开始政府引导基金整合的尝试与探索。2021年7月,浙江省出台《浙江省产业基金管理办法》,将原省转型升级产业基金、省乡村振兴投资基金、省农产品流通基金整合组建成省产业基金统一运作。同年8月,福建省发布《福建省级政府投资基金设立方案》,拟整合6只基金以支持创新创业、产业转型升级、中小企业发展以及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领域。2021年底,上海科创集团与浦东科创集团进行联合重组,以股权为纽带,将浦东科创集团51%股权由浦东新区国资委划入上海科创集团,组建形成新上海科创集团,预计管理规模将超过1200亿元,累计直接投资项目超过360家,参股创投基金超过160只,参股基金投资项目超过1800家。

  另一个可以预见的问题是,政府引导基金退出难将日益凸显。孙斌表示,可通过大力发展S基金及探索研究一级市场证券化等方式解决。他还认为,未来政府引导基金应更多关注并购类基金,在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为企业重组并购及上下游产业协同提供资金牵引和机会撮合。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