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2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环比略升 物价运行平稳有基础

  专家普遍认为,在保供稳价政策“组合拳”作用下,我国物价形势将保持稳定。但在俄乌局势不明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全球通胀升温、发达国家宽松政策退出等多重因素影响下,不确定性仍然存在。

  3月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受春节和国际能源价格波动等因素共同影响,2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环比涨幅略有扩大,同比涨幅总体平稳。2月份CPI同比上涨0.9%,环比上涨0.6%。1至2月平均,CPI比上年同期上涨0.9%。

  2月份,受原油、有色金属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环比由降转涨,同比涨幅回落。2月份PPI同比上涨8.8%,环比上涨0.5%;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11.2%,环比上涨0.4%。1至2月平均,PPI比去年同期上涨8.9%,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上涨11.6%。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特别是地缘冲突加剧等多重因素共同影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形势更加严峻复杂和不确定。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居民消费价格涨幅目标设定为3%左右。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胡祖才在近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总的来看,中国经济韧性强、市场空间大,政策工具箱丰富,特别是粮食生产连年丰收,生猪产能充足,工农业产品和服务供给充裕,完全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继续保持物价平稳运行,3%左右的CPI年度预期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国际能源价格波动带动CPI环比涨幅扩大

  春节期间,猪肉价格继续下降,依旧是CPI拖累因素,国际能源价格上涨则成为CPI的主要上拉力量。

  从环比看,CPI上涨0.6%,涨幅比上月扩大0.2个百分点。其中,受春节因素影响,鲜菜、水产品和鲜果等食品价格均有所上涨,整体涨幅达1.4%,但猪肉价格下降4.6%。非食品中,工业消费品价格由上月持平转为上涨0.8%,主要是能源价格上涨带动,其中,汽油、柴油和液化石油气价格分别上涨6.2%、6.7%和1.3%。

  从同比看,CPI上涨0.9%,涨幅与上月相同。其中,食品价格下降3.9%,降幅比上月扩大0.1个百分点。食品中,猪肉价格下降42.5%,降幅比上月扩大0.9个百分点。非食品价格上涨2.1%,涨幅比上月扩大0.1个百分点。非食品中,工业消费品价格上涨3.1%,涨幅比上月扩大0.6个百分点,其中,汽油和柴油价格分别上涨23.9%和26.3%,涨幅较上月均有扩大。

  猪肉价格是影响CPI走势的重要因素。对此,红塔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奇霖表示,今年3月以来,有关部门已经开始了新一轮收储工作,但是收储作为托底工具很难对猪肉价格形成有力支撑。在猪肉供给依旧比较旺盛的情况下,其价格可能还会维持低位。

  原油、有色金属价格上涨推动PPI环比转正

  在连续两个月环比负增长之后,2月份PPI涨幅由负转正,为0.5%。具体来看,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上涨,带动国内石油相关行业价格上行,其中石油开采价格上涨13.5%。受国际因素影响,国内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上涨2.0%。煤炭价格继续回落,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煤炭加工价格均下降2.4%。

  对此,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PPI环比连续两个月下降之后再度上涨,主要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在俄乌局势影响下,供给有限、恐慌情绪、炒作因素等叠加,导致能源、金属和农产品价格屡创新高。

  从同比看,PPI上涨8.8%,涨幅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主要行业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涨幅均有扩大。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等行业价格涨幅回落。

  “2月份PPI环比上行主要是由原油和有色金属价格上行带动的,同比增速下滑则是由翘尾因素带动。”李奇霖表示,PPI环比上涨的推动力来源于供需错配的基本面以及俄乌局势带来的供给扰动。近来相关大宗商品价格迎来一轮明显上涨期。原油和有色金属是工业和制造业的基础原料,其价格上涨会通过产业链传导至中下游行业,比如,有机化学原料、汽车制造业等价格均环比上行。

  专家预计国内物价形势将总体稳定

  专家普遍认为,在保供稳价政策“组合拳”作用下,我国物价形势将保持稳定。但在俄乌局势不明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全球通胀升温、发达国家宽松政策退出等多重因素影响下,不确定性仍然存在。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预计,短期内猪肉价格面临下行压力,CPI会继续低位运行。年中之后,伴随猪肉价格开始回升以及消费恢复加快,CPI同比将出现趋势性温和上行。PPI方面则仍要高度关注原油、有色金属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及时出台相应措施。

  “后续我们需要继续关注海外通胀压力给国内带来的输入性影响以及上游原材料涨价对中下游行业带来的成本压力。”李奇霖表示。

  温彬具体谈到,目前猪肉价格仍处在深度调整中,对猪周期相关指标按照历史规律推算,今年下半年存在反转的可能。另外,全球通胀高企对我国形成输入性风险,PPI涨幅回落或有所放缓。需关注PPI在高位情况下向下游传导对CPI造成的影响。目前,我国经济正处于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宏观调控政策的制定和实施要坚持“以我为主”,同时高度关注外部环境和政策的变化,应对好各种风险冲击。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