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从“立柱架梁”迈向“积厚成势”
银行业加快科技创新驱动数字经济发展

  在数字经济迎来大发展的新形势下,银行业积极探索金融科技创新,不断推进数字化转型。从打造底层技术支撑到聚焦场景金融服务,金融科技正在成为驱动金融变革的重要引擎。

  经过近几年的加速发展,我国金融科技的“四梁八柱”已基本形成。人民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要把数字元素注入金融服务的全流程,要把数字思维贯穿业务运营的全链条,推动我国金融科技从“立柱架梁”全面迈入“积厚成势”的新阶段。在这一过程中,银行业直面机遇与挑战。

  数字化转型是银行业“必答题”

  数字化对于我国银行业而言并非新生事物。事实上,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的迭代式发展,部分商业银行开展数字化转型已有近10年的时间。2017年之后,数字化建设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步伐进一步加快。

  “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稳妥发展金融科技,加快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金融科技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随后,“数字化”成了我国大型商业银行的战略“标配”。从工商银行的ECOS、农业银行的“iABC”、中国银行的“新一期战略”、建设银行的“TOP+”,再到交通银行的“数字化、智慧型交行”,中国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大幕正式拉开。

  2019年9月6日,人民银行发布了《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以下简称《规划》),明确了金融科技的发展方向、任务和路径。《规划》提出,到2021年,要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进一步增强金融业科技应用能力,实现金融与科技深度融合、协调发展。

  在政策的指引下,近几年来,我国大中型银行纷纷开始制定更为清晰的数字化转型目标,在金融科技资金和人才方面的投入持续增加。2021年上市银行年报显示,六大国有商业银行对金融科技的资金投入合计超1000亿元。招商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等股份制银行也大力加码金融科技。

  为了加快金融科技创新,从2015年开始,多家银行相继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推动数字化转型纵深发展。据移动支付网统计,截至2021年底,共有17家银行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不仅包括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和农商行也陆续创立了自己的金融科技子公司。

  “在数字经济时代,数字化转型不是金融业的‘选择题’,而是所有金融机构的‘必答题’,是时代赋予的重大课题和重要机遇。”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银行业应加快推进和深化数字化转型,提升后疫情时代的竞争力。

  从底层技术到场景服务

  银行的数字化转型离不开新型基础设施的底层支撑。近年来,以5G、人工智能、大数据以及物联网为代表的新型基础设施已经在银行业得到了普遍的应用。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非接触式银行”理念和服务模式兴起,“5G银行”“无人银行”等智能网点的概念也相继出现。

  与此同时,随着线下业务不断向线上转移,手机银行的迭代更新更加高频,逐步成为了银行数字化转型角逐的新平台。“银行数字金融创新成果,极大地推动了银行贷款、理财、转账等基础服务的线上化进程。现在,大部分个人银行业务都可以通过App完成,这进一步方便了老百姓享受金融服务。”江苏苏宁银行金融科技高级研究员孙扬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中国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研究报告》显示,当前,国有大型银行和部分股份制银行云计算、大数据等基础支撑建设已经较为完善,线下网点智能化转型、业务线上布局、数据治理等转型初级阶段工作已基本完成。

  《金融时报》记者注意到,在注重底层技术“硬实力转型”的同时,近几年,各家银行更加注重“软实力转型”。通过搭建服务场景,银行将金融科技深度嵌入到客户服务的方方面面。

  “数字化转型大大丰富了商业银行面向个人客户和企业客户的服务价值,促使银行从金融服务向非金融服务延伸。”孙扬表示。

  例如,中国银行在2021年年报中介绍称,该行聚焦老年人等重点客群,推出智能柜台“长者版”服务模式,助力老年人跨越“数字鸿沟”,提升智能金融服务的普惠性。

  光大银行侧重于对旅游场景的布局。2021年7月底,作为光大银行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光大科技与中青旅展开合作,共同打造费控商旅解决方案。以此为起点,该行尝试探索业务和科技的深度融合。

  平安银行则打造了开放银行小程序平台,标准化、自助化、场景化地引入第三方服务,将金融服务和用户生活场景深度融合,形成优势互补、共赢发展的新生态。

  “在金融科技的赋能下,商业银行的金融服务开始走出物理网点和手机App,寻求更加开放的外部合作。”孙扬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现在银行不再做“年报里的金融科技”,金融科技要能够打开场景生态,要有业务感知度和认可度。

  构建互促共进的数字生态

  目前,银行的数字化转型已经初显成效,但仍然面临着多方面的挑战。“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是人才。”孙扬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由于缺少科技公司的市场化薪酬和灵活的股权激励机制,当前,银行面临的首要问题是难以吸引行业的顶尖科技和数字化人才。

  根据年报披露,2021年,6家国有大型银行纷纷加大了金融科技的人才队伍建设。截至2021年年末,工商银行金融科技人员数量增加至3.5万人,交通银行金融科技人员4539人。然而,尽管数量有所增加,但对于大部分银行来说,金融科技人员在全行员工的占比依旧不高,复合型金融科技人才高度紧缺仍然是阻碍其金融科技发展的现实问题。

  “同时,银行科技体系化能力还很欠缺,在数据治理、架构治理、科技产品化、技术规划方面深层次的技术能力上,相比大的科技公司来说有一定差距。”孙扬认为,这导致银行科技沉淀成本较高,难以形成融合生态化、自我演进的有机科技体系。

  孙扬认为,单纯的产品线上化展示并不是数字化。数字化转型对于银行的管理、组织架构、科技应用、产品设计、经营理念都提出了非常深刻的要求,银行需要从上到下、从内到外,进行脱胎换骨的改变,才能跟上数字经济的步伐。

  2022年伊始,人民银行印发了《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22—2025年)》,其中提到,要推动我国金融科技从“立柱架梁”全面迈入“积厚成势”新阶段,力争到2025年实现整体水平与核心竞争力跨越式提升。

  谈及未来银行数字化转型的发展着力点,孙扬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银行要以客户可以获得的服务和产品价值增加为着力点,同时,大力发展综合金融服务,围绕产业链、场景,将贷款、存款、理财、投融资、生活服务等有机的整合起来,形成解决方案,为客户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务。”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