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的货币战争

鄂豫边区建设银行始末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游击战争,不仅表现了中华民族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和誓死不屈的民族气节,更是一场与日本帝国主义斗智斗勇的货币战争。

  “军票”紧随日军枪炮猖狂进攻

  1938年10月25日,日寇占领武汉后,随即一路向西进攻。1940年6月,占领宜昌,自此湖北大部分地区沦陷。日寇每占一地,即以武力强行发行“军票”,以“军票”在占领区强买粮食、大豆等各种军需物质。

  “军票”是日寇在华中、华南发行的一种纸币,它是日本帝国主义掠夺中国资源、榨取中国人民血汗、达到“以战养战”目的一种罪恶手段。军票在名义上是由日本银行发行,但并不在日本国内使用,只在中国发行,日本银行享有滥发钞票的权力,而不承担兑现的义务。随着军事侵略范围越来越大,受军票摧残的地区也越来越广。

  日军推行“军票”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一是武力强推。规定在占领区只能使用“军票”,禁止使用“法币”,违者轻则处以罚金或劳役,重则格杀勿论;二是强制收兑并贬值“法币”。规定市面上的“法币”限期兑换成“军票”,起初比值是1比1,后来军票价值逐渐提高,达到5比1(即5元法币兑换1元军票)。日寇将搜刮来的“法币”,再次投向占领区以外的地区,在这些地区购买物质,形成对中国人民的二次掠夺,榨取我国人民的财富,并由此引起这些地区的物价上涨,扰乱市场;三是通过控制“盐”,排挤“法币”。盐是人民生活必需品,日军在占领区规定必须使用“军票”、按人口定期定量领购食盐,迫使老百姓不得不使用“军票”,弃用“法币”;四是通过收兑控制法币的辅币,排挤法币。日军收兑法币的辅币,只进不出,市面上零票越来越少,百姓持着5元、10元、50元、100元钞票,无法找零,交易不便,不得不弃用法币;五是伪造法币,并在边区流通。据1942年国民党政府经济委员会工作报告的统计,伪造的法币竟达9种之多。

  伪“中储券”助纣为虐

  1941年11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军事物资日益缺乏,日寇为了挽救其灭亡的命运,便开始在华中各地滥发军票,抢夺市场,掠夺物资。军票虽然是在日本的大炮刺刀的威胁下流通,但由于发行量过大,致使币值很快低落,受到中国人民抵制。日本帝国主义于是变换手法:一是指令汪伪中央储备银行用伪“中储券”收回军票。在武汉周围遍设兑换处,限期收兑完毕,过期停止使用;二是提高伪“中储券”比价。1941年2月法币与伪“中储券”的比价为100比100,到1942年5月,法币与伪“中储券”的比价一月数调,高的达100比50;三是制定条例,限制法币流通。其规定:妨碍新法币(即伪中储券)流通及破坏使用者,处5年以上徒刑和5000元以下罚金;拒绝使用新法币者,判3年以上、10年以下徒刑和5000元以下罚金。伪财政部宣布:禁止以旧法币买卖商品,处理资产,缴付旅费、车费、租金及其他费用,兑换其他物品,充作担保品,成立债权,或者偿还债务、劳动报酬等,以各种手段排斥法币;四是取消法币法定地位。宣布伪币与法币脱离关系,法币在敌占区不成为商品交换手段。法币100元,只能换兑伪币20元,甚至成为一张废纸。

  “法币”随着国民党军队溃败

  随着日寇的步步进逼,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国民党政府各级官员纷纷逃亡,法币在日占区任由日军蹂躏,通过武力禁止法币流通,限期兑换成军票,特别是零辅币只收不放,致使市面上零辅币日益匮乏,老百姓持着大额法币购买东西时,无法找零,叫苦连天,不得不弃用法币。

  于是地方上各种杂币、私钞、银元、铜板等流行,如皖北、鄂东的本票(系安徽发行的,票面有1元、5元、10元三种,总额为300万元)和各县兑换券(发行量大致与本票同,流通区域限制在各该县内)、黄冈三区项家庙鄂东印刷所及刘家集印刷局发行的私钞(约20余万元)。甚至还有原孝感县陈文清的油条票、王家店大地主的布票之类,也作为货币,流通在鄂豫边区的城镇和乡村。

  日寇依仗武力,强迫老百姓使用军票,强兑法币,提高军票币值,贬低法币,致使法币币值惨落,逐步失去在鄂豫边区的主导地位。

  “边币”在敌、伪、顽夹击中顽强成长

  为抵抗日伪利用军票、中储券对鄂豫边区的经济掠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鄂豫边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取得卓有成效的战果。

  其一,在顽军的进攻中建立鄂豫边区建设银行。

  1940年9月7日,鄂豫边区党委在京山八字门召开第一次军政代表大会,成立了鄂豫边区军政联合办事处,并召开了财经会议。为反击敌伪操纵和破坏金融市场,解决交换中缺乏辅币的困难,根据六届六中全会毛泽东所作报告的精神,鄂豫边区政府即以边区合作金库的名义发行“流通券”数千元。这是边币的雏形,面额很小,只有1分、2分、5分、1角和2角五种。这种流通券是《七七报》社印刷厂印刷的,版面花纹简单,纸质较差,制作比较粗糙。先在京山石板河一带使用,大受人民欢迎,流通范围颇为广泛,边区各县纷纷请求大量发行。1941年4月1日,鄂豫边区第二次军政代表大会在湖北京山向家冲召开,此时正值国民党新二军向边区军事进攻,为躲避顽军进攻,会场几经变更,会议开开停停,参加会议的各地代表不惧战火威胁,坚持参加会议到底。会上时任行署主席许子威等八人提出的《创办边区建设银行俾资发展边区各种生产事业》的提案获得大会通过。

  会后,鄂豫边区建设银行正式设立了。鄂豫边区建设银行归行署财政处直接领导,边区副主席刘子厚兼任财政处长。左仲修任行长,宋逸民、庄果先后任副行长。建设银行总行开始设在京山,后来转移到大悟山。在信阳、襄南、鄂中、黄冈、鄂东等专区设有分行,少数县成立了办事处。

  其二,满足对敌斗争和人民需要,建立印钞厂。

  建设银行成立后,为了发行边币的需要,先后设立总行制图所,设计边币图样。在天汉地区建立第一印钞厂,在大悟山区建立第二印钞厂,在黄冈地区建立第三印钞厂。印钞厂主要生产票面为5角、1元、2元、3元、5元、10元的边币。印钞厂还于1944年制过50元、100元、500元和1000元的票版,但均未正式发行。

  边区建设银行成立以后边币发行的情况列表如下:

  其三,采取强硬措施,抵制敌伪币的进攻和掠夺。

  针对敌伪对边区金融市场的破坏和对边区人民的经济掠夺,边区政府采取了有效措施,同敌伪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一是开疆拓土,为边币发行创造条件。新四军五师部队发展到哪里,哪里就开辟了边币的流通市场。西起襄南、汉水两岸,西北到桐柏山,南到洞庭湖北岸,北到漯河、汝阳、确山一带;东达皖、赣之广大地区,都有边币流通;二是确定边币为边区内的本位币,并提高其币值。规定敌伪币一律进出七五折(即伪币100元当边币75元),在各项税收上,照票面再打折;三是禁止敌伪钞票在我基本区流通。凡持有敌伪钞票者,须自动向边区建设银行兑换边币,其比价按敌伪钞票实际价格八折计算。如不兑换者,一经查出即行没收,并按情节轻重予以处罚;四是实行贸易统制。政府设立贸易统制局,打破敌伪对边区的经济封锁,以边区银行收兑到的敌伪货币,到敌占区去购买货物。动员爱国商人、合作社、民间运输力量,向边区贩运物资,以充实边区的物质基础;五是进行反假的斗争。除及时地充分揭露敌人发行假币、以假乱真的阴谋外,其规定:伪造边币扰乱金融者,处死刑;伪造边币或做金融投机情节重大者,处10年以上徒刑;明知伪造而又使用者,处一年以下劳役或一千元以下罚金。为防止假法币在边区市场出现,还将一部分法币内部打记号,以利于与假法币做斗争。

  对法币,边区政府采取了在基本区实行保护的政策,在游击区则抵制其内流。在货币斗争中,由于边区政府采取了正确的政策,边币价值日益高涨,法币地位也赖以巩固。边币不仅在边区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它还流通到日军占领下的武昌郊区的卓刀泉、汉口郊区的姑嫂树,武汉三镇有时也有秘密使用。

  其四,大力支持边区经济建设。

  建设银行的建立和边币的发行,不仅保证了部队的给养,打击了日伪币,稳定了人民的生活,而且对推动边区的经济建设起了很大的作用。

  一是水利贷款。1941年,边区灾荒严重,政府领导边区人民大搞生产自救,开展“千塘百坝”兴修水利的运动,并由边区银行拨出300万元边币,作为兴修水利的经费,依照当时的物价,这笔钱可折合稻谷1200万斤。“千塘百坝”由1942年冬开始,1943年4月下旬竣工,共建坝106座,修整塘堰1063口。

  二是农业贷款。鄂豫边区经济以农业为主,银行的贷款大部分应用农业生产,以帮助农民解决生产中的资金困难,即耕牛、种子、农具、肥料等方面的问题。

  三是扶助工业和商业发展。鄂豫边区以农业经济为主,加上战争环境,工业基础薄弱,人民生活用品、军需用品十分缺乏。为解决这一困难,边区政府和边区银行,采取了积极的便利工商业发展的措施,以保证军民日用必需品的供给。为了摆脱对洋货的依赖,边区政府提倡群众自制必需品,如纺纱、织布,生产毛巾、袜子,卷烟、肥皂、纸、电池、油墨等。政府发放贷款予以资助,并组织爱国商人和民间运输队采购原料,以保证各类工厂的生产需要。在边区政府和边区银行大力支持下,边区行署和所辖各县,先后办起了一批工厂,还有一些由政府资助私人办的工厂。

  在鄂豫边区存续期间,日伪军对边区的扫荡非常频繁,国民党顽军也多次向鄂豫边区进攻,鄂豫边区建设银行及其印钞厂不得不随时转移,以防敌人破坏,可以说鄂豫边区建设银行是在敌、伪、顽的三面夹击中求生存,不但没有被击垮,而且逐步发展壮大。

  1945年8月,豫鄂边区建设银行改为华中银行的分行。1945年11月,由于国民党军队对新四军第五师实施重点进攻,五师主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豫鄂边区建设银行将物资、粮食、盐、布全部兑换所发行的建行“边币”并集中销毁。银行部分人员北撤山东,并入北海银行。

鄂豫边区建设银行印钞石版

鄂豫边区建设银行10元现钞

鄂豫边区建设银行50元现钞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