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实物货币”与“实体货币”

  盐巴、五谷、草木编织、冶炼铸造器物与猫狗鸡鸭猪羊牛驴骡马……陆地与海洋的各类生物和生物制品,都曾在人类为了生存而斗争的漫长旅程中,在生产力和商品市场萌生与发展的初始阶段,充当过实物货币的角色,起到过实物货币的作用。

  “实物货币”(commodity currency)泛指尚未定型的、甚至是无法定型的,却可以起到物物交换、进行价格价值比较,具备准货币基本职能属性的物品。依照马克思论证,它们只能处于一般商品的范畴,永远都不可能升华为特殊商品,构成真正意义上的定型货币。大小凉山昭觉彝族文化博物馆曾展示过一幅新中国成立前当地人内部与外部以物易物,多民族进行买卖交易的“实物货币”运用场景:

  商贾市场之生动跃然纸上,其中包括了15笔买卖交易,其中有4笔与“2斗粮”画等号:其一,2斗粮=2只鸡=1头小猪(约20斤);其二,2斗粮=1件披毡(单双层有别)=1头小猪;其三,2斗粮=1张簸箕;其四,2斗粮=1驾犁=1口铧头=1斤半羊毛。从中可以看到,鸡、猪、羊等动物各异,而2斗粮同; 披毡、簸箕、犁铧、铧头、锄头、钢针、盐巴等工业品五花八门;荞子、谷子、燕麦、玉米、黄豆、大米,鸡蛋、羊毛、羊皮等农牧产品以及贝母、天麻药材等,论斤也好,论张也罢,它们相互之间,多半没有直接的兑换关系,而是需要再次、三次通过1张羊皮、1斤半羊毛等进行转换,经过几步、几个环节之后,2斗粮才能最终完成交割……实物货币内含着货币职能属性的作用,其中的一些物质已经承担和充当了“准货币”角色,但是不存在具体的货币。

宋代的会子

  物物之间、物质之间之所以能够相互交换,完全是人们置身商品市场的实践结果,人们心中有一把尺、一杆秤,心中的尺与秤可以说明什么?常态的经济生活现象,在实质上呈现的是价格价值观念,能够统领买卖交换行为的东西完全是隐形其后的货币。然而似有货币,实无货币。“实物货币”是活灵活现的准货币,为“原生定型货币”的诞生孕育了胚芽,播下种子。

  “实体货币”(physical currency)与“实物货币”截然不同,两者不可相提并论。“实物货币”诸如食盐、粮食、猪羊畜类等,它们在充当一般等价物、承担市场货币流通的时候,皆是以物易物,以食盐换粮食,以食盐换家禽……而“实体货币”特指已经定型的货币形态,相对于当今能作为支付手段的种种信用票证而言,其在历史上出现早、存在久,以其具体形态完整地起到了货币的全部作用。在这个意义上,实体货币是货币的原生型,比较清晰地呈现货币的特征,对货币进行研究分析即可从此着手,更接近每个人的切身感受,因而更容易透彻解析。

  实质上实体货币覆盖了货币运行的全程,覆盖宏观货币量化事宜、流通速度的研究等基本的共通之处。如3000年前荆楚大地的郢金,春秋战国时期的寰钱、铲布、刀布,秦统一后的半两钱(方孔圆钱)、汉五铢钱,唐代开元通宝(金银元宝)、宋金时代的交子纸币,直到清代的制钱,北洋军阀与民国时期的银元、铜钱(铜板),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人民币纸币和金属硬币,等等,皆归属实体货币。

 

第一套人民币伍仟圆耕地机版

  约在5000年前的古代,实体货币泛指天然和人化自然的贝壳类货币;3000年前,以金属性质呈现的青铜铸币、金银币逐渐面世;2000~1000年前,有文字记载的、落地并传说于汉代的以白鹿皮充当货币,宋代发明的纸币,货币从金属材质到纸质,使得货币的存在和运用产生了革命性变化。古代至近现代实体货币泛指纸币(塑质钞票等)和硬币(金属铸币),这只是表象,以货币高科技研发生产和市场运行的轨迹所体现的各个时期的先进生产力,才真正反映货币,真正反映了货币基因密码DNA传承的实质。原始的最古老的货币都是自然的,接踵而至是人化自然的,最初的货币也是简单的,币面或票面的表述只是简单的文字数字,后来加入绘画,呈现了图案。传统货币都是依靠人的生理功能,眼观、耳听、手触去认识。真假币的识别靠经验,这些都已是从前的往事。现代货币则不同,随着科技含量的不断加入,从人的生理功能可以感觉到的“明色调”,发展为必须依靠仪器设备才能鉴别货币的“暗色调”,声光机电磁皆备,现在实体货币已经是智能型货币,为正在科研的法定数字货币奠定了基础,实体货币系法定数字货币的先贤。

西汉建武五铢

唐代开元通宝

  “生命在先,生存在后;生存在先,奋斗在后;语言在先,符号在后;符号在先,文字在后;文字在后,货币在先。”在上述“先后”的排序中,只有文字和货币的排序是“文字在后,货币在先”。货币相伴人类为了生存而斗争进化实践的真实呈现即是如此。货币、草药、文字、五谷、屋宇、织造结伴而生,作为古人六大发现和发明,均体现出经典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它们更早于古代造纸术、火药、活字印刷术、罗盘指南针四大发明。10000年以来,这些发明构成人类文明进步的爆发期。

  信息时代日新月异,数字经济、数字科技、数字货币作为显著标志,继续呈现爆发期时代的巅峰,人类文明进步势不可挡。考古确认,从直立人初始,真正的人类诞生在250-15万年前。人类是高智商哺乳动物,具有语言和思维能力,能制造工具。从人类起源看货币,二者同根同源,同是来源于海洋世界。可以感悟到货币的呈现比文字更早,人类真正认识货币可能在此前1万年,无疑是物物交换的时期。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文明程度匮乏,没有文字记载,许多货币运行的轨迹可能丢失了。但是科学考古,还原着人类进化的本来面目,货币源于其中。100万至3000年前,北京猿人遗址、洞庭文化、河姆渡文化、半坡文化、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三星堆文化、殷墟文化……相继涌现,人类生命为了生存而斗争的进化里程孕育货币基因。远古初期、早期少量的物物交换,自然生成的“实物货币—准货币”皆一物换一物,交换内容一般局限于猎物,不具备间接交换、交叉交换的条件,均属于直接的机械性的物品,充其量是产品之间的交换。作为货币心理学,古人心中有数,心中有价格,但其心中尚无货币。中古、近古中晚期数量渐多的市场交易,客观生成“实体货币—原生定型货币”,它们依然通行自然计量法,在形态上以实体交割。然而,此时古人心中已经具备了货币概念,间接交换、交叉交换的条件逐渐成熟,若干不同类型的物品之间可以用“心底价格天平”进行比较,完成交换。3斤换1个、2只、3头、4匹、5升、6斗的情景,就是人们心中“价格的准星”定位,这样的价格准星就是“实体货币—原生定型货币”。其中开天辟地的杰作,最具典型意义的代表就是“贝壳币”。

  人类初始的“实物货币—准货币”完全是发散型的物质,海盐、粮食、猎物等,虽然它们都是心理上的准货币,但绝对形不成货币,形不成当代人眼中和心目中的货币概念。继人类初始的“实物货币—准货币”接踵而至、千锤百炼而最终形成的“实体货币—原生定型货币”源远流长的启用。至今,在延续了1万年基础之上,实体货币依然在继续行使,只是它们的形态脱胎换骨,产生了千万次革命性的变化,由“贝壳币”演化生成了目前的“实体货币—纸币与金属铸币”,它们依然是人们喜欢的、通用的、最为活跃和敏感度极强的货币,依照人们的生活习惯和市场需求广泛应用。“实体货币—原生定型货币”延续至今,以纸币与金属铸币形态呈现,固守着实体货币的形态、属性与基本职能。

  实体货币与转账支付清算货币和未来的法定数字货币一样,在市场上应用都是人们感觉好用、长久以往能够泽守的货币种类。由于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可能妨碍转账支付清算货币和法定数字货币运行(如断电),“实体货币—纸币与金属铸币”更加凸显存在的必要性。

  75亿人相聚地球村,继续抒写着人类为了生存而斗争的伟大实践。在幅员辽阔或贫困或发达的各个国度里,每天看到听到想到的不仅仅是优雅的葡萄园、田野和花园,连绵不绝的城邑,农业与工业品,将它们全部累加起来,其实人们面对的只有“物质”与“货币”两样东西。物质又包括“先天自然”的东西与“后天人化自然”的东西。其中,“先天自然”的东西是基础,“后天人化自然”的东西则是衍生、再生、再造。它们可能产生部分变化,也可能发生本质性革命而脱胎换骨,以完全崭新的面貌再现世界。4000~5000年前“贝壳币”的诞生纯属天生大自然的东西;4000~3000年前仿“贝壳币”雕刻、磨制、打制以致熔造的石质、玉质、骨质、陶质、铜质、金质、银质……的“贝币”已经是人化自然的东西;1000年前世界第1张纸币诞生在中国,使得货币发生了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完全改变了金属铸币大一统的单一货币流通现象,从而出现金属币与纸币两种货币形态双流通、混合流通的市场货币流通局面。直至2022年,从货币世界维度考察,维系了1000年的纸硬币混合流通框架依然在维系。1万年以来人类呈现了文明进步的爆发期。以往,符号、岩画、农耕、纺织、冶炼、文字,驼队、航海、铁路、航空、宇航,蒸汽机、电灯电报电话,数学、化学、物理科学、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曾经改变世界;如今,网络与飞机把地球变成一个小村庄,真正的地球村越来越成为现实。数字科技、数字货币萌生,也就为货币一体化、世界大同的国际货币流通市场的生成创造了条件。

  (作者系国务院反假货币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原常务副主任)

责任编辑:原健凇